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仅次于索罗斯的交易大鳄,原来经历过和我们一样的折磨_搜狐财经_搜狐网

【组图】仅次于索罗斯的交易大鳄,原来经历过和我们一样的折磨_搜狐财经_搜狐网

时间:来源:格隆汇

原标题:仅次于索罗斯的交易大鳄,原来经历过和我们一样的折磨_搜狐财经_搜狐网

原标题:仅次于索罗斯的交易大鳄,原来经历过和我们一样的折磨

现在活着的交易员中,CNBC把琼斯排在第2名,第1名是乔治·索罗斯。在一次采访中,琼斯回顾自己交易生涯时,谈到了许多普通投资者日夜思索的问题。

1984年,琼斯一方面因为厌倦场内交易员的工作,一方面是担心从事场内交易的工作终究会使他失声,于是他放弃这份工作,开创自己的新事业资金管理。1984年9月,琼斯以150万美元创立了都德期货基金,到了1988年10月,原本投资他基金的每1000美元,都增值成为1万7482美元,同时,他所管理的资金也长到3亿3000万美元。事实上,琼斯所管理的资金数目应该不止这个金额,不过琼斯从1987年10月起停止接受投资,而开始出金。

琼斯本人具有强烈的双重个性。在私人的场合中,他相当随合,然而在操盘时,他下达命令却仿佛是凶悍残暴的士官长。他在公众的形象是一名狂妄自大的交易员,但是私底下却是一位平易近人、谦冲有礼的绅士。

顺势而为反市场心理操作

记者:你是否获得有关交易方面的专业知识?

琼斯: 我曾在伊利·杜里斯处学习有关巨额交易的手法。当你从事大笔交易时,你必须在市场允许你出场的时候才出场,不可能说出场就出场。他告诉我,假如你要进出大笔部位,决不能等到市场创新高或跌到谷底时才动作,因为假如这是转折点,交易量可能就会很少。
我在做场内交易员时也曾学到一点,例如市场以往的的最高价是56.80,在56.85的价位便可能有许多停损卖单。如果市场上目前是队56.70买进和56.75卖出的价格进行交易,此时市场卖盘就可能相当多,并引发停损卖单。
我后来把这个心得和伊利教我的技巧融合在一起,如果我要在这种情况下轧平所持有的部位,我会在56.75的价位先抛出一半,因为如此,我才不必担心一旦价格触及停损价格时,如何把自己所有的部位一次抛出。我总是会以市场创下新高或新低价之前先抛出一半部位,而保留另一半部位在创新高或新低之后才抛出。
我还学到,后市好而且连续创新高,通常就是卖出的时机,要做一个成功的交易员就必须和市场唱反调。

逞强斗狠市场大忌

记者:你拥有数万次交易的经验,哪一笔是你印象最深刻的?

琼斯: 是1979年的棉花市场。任何人从错误中得到教训远超过从成功中所学到的东西。我当时有许多个投机帐户,而且大约持有400口七月份棉花期货合约。当时市价是在82美分到86美分之间波动,而我则在每当价格跌到接近82美元分的时候买进。
有一天,市场价创下新低,然后又立刻反弹约30或40点。我当时认为市场的这种表现,是价格触及停损价格所造成的。既然已经引发停损的情况,市场显然正蓄势待发。我站在交易厅外面,要我的经纪人以82.90美分的价格买进100口七月份合约。这在当时算是相当大的一笔买单。我在下单时,心中不无逞强斗勇的心理,于是我的经纪人为我出价82.90美元。正巧经过他身边一名拉会科(Refco)公司的经纪人立刻大叫:“卖!”。这家经纪公司当时拥有大部分可以在七月份交割的棉花库存。到这时候我才明白,市场在82美分到86美分的波动,并不是蓄势待发的盘整,而是盘旋走低的前兆。
我看着市价一路滑落到78美分。我实在不该为逞一时之快,而买进那100口合约。
当那位经纪人大喊“卖”之后,大家都转头看着我。我身边的一个家伙还对我说:“假如你要去洗手间,最好赶快就去。”他说我脸色白得像鬼一样。我记得当时我转过身,走出去喝了一杯水,然后回来告诉我的经纪人:“能抛多少,就抛多少。”60秒之后,市价跌停,而我只卖出22口合约。
第二天,市场开盘下跌100点,而我则是从开盘就尽力抛出。结果到市价跌停的时候,我一共只卖出约150口合约。到收盘时,我有些合约的抛售价格甚至只比我当初发现市况不对劲时候的价格低4美分。

记者:尽管你的反应相当快,可是这笔交易仍然使你遭到重大损失。现在回想起来,你从这笔交易得到什么启示?

琼斯: 第一,绝不要与市场争强斗狠。第二,绝不交易过量。这笔交易的最大问题不是我损失惨重,而是我的交易量远超过我帐户中所能负担的损失金额。结果,单单这笔交易就损失了我60%到70%的资金。
在那段期间我也面临相当大的压力,我的商誉差一点因为这笔交易而砸锅。在那段时间,我经常自责:“笨蛋,为什么全押在这笔交易上?”
然而我也下决心要学会自我约束与资金管理。这次惨痛的教训使我不禁怀疑自己做一名交易员的能力,可是我绝不不放弃,我要卷土重来,东山再起。我要做一个非常自律与专业的交易员。

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记者:你的交易风格是否因此而有所改变?

琼斯: 是的。现在,我会尽量放松心情。假如我持有部位对我不利,我就出场,对我有利,我就持长,就是这么简单。我现在的心理是如何减少亏损,而不是如何多赚钱。然而我在进行那笔棉花交易的时候,满脑子想的全是如何靠这笔交易多赚钱,根本就没有想到可能亏损的风险。

记者:你在每笔交易上愿意承担多少风险?

琼斯: 我不是以每笔交易来计算风险,而是就整体来看,我每天早上会计算我资产的价值,而我的目标是每天收盘的资产价值要高于开盘的水准。
控制风险是交易中一门很大的学问。例如本月份我的亏损已达6.5%,而我把本月份其余日子的停损点设在资产价值的3.5%,我要确保我每个月的亏损不超过两位数。

记者:你遵循的交易法则是什么?

琼斯: 当操盘情况不佳时,减量经营;当操盘渐入佳境时,增量经营。千万不要在你无法控制的情况下,贸然进场交易。例如,我决不会在经济指标公布前进场,因为这根本就是赌博,不是交易。假如你所持有的部位呈现亏损,解决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出场观望。毕竟你随时可以再进场,没有其他方法会比重新出发来得更令人振奋,
别太在乎进场的时机,重要的是你当天是做多还是做空,并且尽量在临收盘前进场。
另外,最重要的交易法则是防卫性要强,而不在于攻击性。我从事交易时,总会假设自己持有的部位是错误的。我会设定停损点,同时希望自己持有的部位能按照预测的方向前进。如果预测错误,我也可以全身而退,不要逞英雄,也不要过于自信,你必须随时对自己的交易能力提出质疑,别高估自己,否则你就死定了。
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投机客利弗莫尔曾经说过:“长期而言,没有人能击败市场。”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交易理念倾向于防御。如果你做了一笔突出的交易,别认为那是因为你有先见之明。经常维持高度的信心是件好事,但你仍要保持警觉。

记者:很少有交易员能拥有与你一样的成就,请问你最大的长处是什么?

琼斯: 我想我最大的长处,是把在此时此刻之前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视为历史。我绝不在乎三秒钟前操盘所犯的错误,我关心的是下一秒钟我应该如何动作。我尽量避免自己的判断受到别人意见的影响。

来源 :和讯期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百瑞头条网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如稿件涉及版权/违规举报/商务合作 Email:jieseng999@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