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于坚荣膺年度杰出作家

【组图】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于坚荣膺年度杰出作家

时间:2017-04-24 19:06:06来源:搜狐文化

原标题: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于坚荣膺年度杰出作家

  南都讯 记者黄茜 朱蓉婷 实习生凌芷莹 4月22日,第15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在顺德北滘文化中心盛大开启。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由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发起主办,顺德区委宣传部(区文化体育局)、顺德区北滘镇人民政府联合举办。

 

  著名诗人、作家于坚凭借《闪存》、《朝苏记》、《并非所有的沙都被风吹散——西行四章》等诗文作品折桂2016“年度杰出作家”。张悦然、陈先发、李敬泽、江弱水、双雪涛分别荣膺“年度小说家”、“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及“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2015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增设“年度网络作家”,一直密切关注网络文学写作生态,发掘新生代网络文学实力写手,参与并推动新媒体时代文体最自由、受众面最广的网络文学的发展。今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网络作家”依然采取读者投票+终审的形式,遴选出言情类、历史类、都市类、玄幻类、军事类、穿越类六个类别2016年最优秀的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十一圣、夏龙河、我是愤怒、凝陇、疯丢子、荔箫等六名作者共同摘得“年度网络作家”的桂冠。

  诗人再获“年度杰出作家”

  于坚:“文明”就是以文照亮

 

  诗人于坚荣膺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2016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将“年度杰出作家”的荣誉授予诗人欧阳江河,今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再次将“年度杰出作家”的桂冠授予了一位诗人。

  评审委员会在授奖词里表示,于坚出版于2016年的《闪存》、《朝苏记》等作品“以文会心,为文招魂,写诗、作文、立论,皆自由挥洒,辞直义畅。他居边地数十年,独持己见,一意孤行,如今个人细语终成高论宏裁。”

 

  致答谢辞时,于坚谈到在洛阳博物馆看到难得一见的“何尊”,上面飘然有一个“文”字。孔子曾说:“郁郁乎文哉!”而何尊上的“文”字,中间有一颗心。于坚说:“写作这件事表面看起来也是在追求破旧立新,而其实在根本上,它是守旧的,这个旧是有无相生之旧,它变易阴阳,但不是一种可以掌握的技术,它是一种‘郁郁乎’的魅力。魅力就是有心,魅力的觉醒使人脱离黑暗,找到语言。”

  “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在被物质力量裹挟的时代,于坚相信“文明就是以文照亮”。写作的意义在于孔子2500年前的那句话:兴观群怨,迩远,多识。

  至于作家和诗人的身份区别,此前于坚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世俗层面上,写小说挣钱会多些,写诗的人完全是清教徒,须有牺牲精神。“在根本上,一切写作都是出家,写作行为本质上是一种对世俗生活的超越,只是作家不会走进教堂罢了。”

  80后作家展露成熟风度

  张悦然获“年度小说家”、双雪涛封“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今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年度小说家”、“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均由80后作者摘得。随着年岁渐长,80一代作者的作品正在逐渐获得庄严的历史感和人性深度。

 

  12年前,初出茅庐、还在新加坡念计算机专业的张悦然凭借《十爱》斩获第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对她来说,那是来自文学界的第一声召唤。12年后,张悦然以砥砺十年的成熟之作《茧》,再次登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领奖台,捧回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的桂冠。

  在致答谢辞时,张悦然说自己非常喜欢“小说家”这个词,简单、朴素、职业。与“作家”的称呼相比,更多了一点“匠人精神”。“二十出头的时候,在写作的道路上刚出发,就很幸运地获得了一些名声。作家这个身份,如同一件忽然派发下来的制服,并不能算合身。”但她不适应聚光灯下的生活,宁愿“关起门来,在一盏昏暗的灯光下敲敲打打,修修补补,通过冗繁、枯燥的劳动,铸就一件精巧的艺术品。”

  在长篇小说《茧》当中,张悦然首次脱离自我去打量陌生和广奥的历史和世界。这部小说不仅返回到60、90年代的历史现场,并且沟通了她和祖父、父亲三代人的情感。张悦然说:“很多现实中永远无法进行的交谈,在小说的时空里得以完成。”

 

  去年,80后小说家双雪涛就曾以发表在《收获》杂志上的中篇小说《平原上的摩西》获得第14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提名。今年,双雪涛成功斩获了“最具潜力新人”。他在致答谢辞时表示:“我们这代人,受过一些教育,在西方小说和先锋小说的光辉底下长大,写作中大都注意方法,从个人出发,形成一些私人的感觉,推己及人,以求获得广泛的认同。时光如水,我们也都三十几岁了,关于世界,知之甚少,而那些原本笃定的东西,在这纷繁的世界里头,也在经历考验和审视。”

  陈先发、李敬泽、江弱水分获三项大奖

  “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三项大奖分别由在文学江湖纵横几十年的文坛名家摘得。

  出生于安徽桐城的诗人陈先发凭借诗集《裂隙与巨眼》获得“年度诗人”。陈先发在致答谢辞时表示,当代社会显现出物质和信息过度积累后的匮乏。他说:“对诗歌而言,这种匮乏既是某种枯竭,也是一种源泉。”

  今年适逢新诗百年,陈先发指出,经历百年的曲折,“新诗生态终于成为一个审美维度日趋多元、内在层次更为丰富的独立存在,既独立于古汉诗传统的典范语言经典,也日渐独立于我们曾置身其阴影中的西方现代派语言经验。成就是引人惊赞的,虽然尚未产生足以匹配这个复杂时代的伟大诗人和典范作品。”

 

  李敬泽曾于2005年斩获“年度文学评论家”,今年又再度凭借《十月》杂志上连载的专栏《会饮记》夺得“年度散文家”殊荣。他说,再度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是一件美妙的事。“实际上,我一直是一个散文作者,但是,多年来,我一直不敢宣称自己是一个散文家。好吧,现在你们给了我勇气,从今天起,壮起胆子做一个新锐散文家。”

 

  著名诗人舒婷和作家、编剧朱秀海为李敬泽颁奖。李敬泽在致答谢辞时说:“朱秀海是我的兄长,舒婷老师是我的‘外婆’,怎么叫起来的我也忘了,反正叫了这么多年她答应得很痛快,但是从来没发过压岁钱。今天发了,谢谢她。”

 

  今年的“年度文学评论家”授予了江弱水。江弱水在致辞时表示,新媒体时代,微信点击率能轻易碾压专家意见,但江弱水表示自己坚守评论的职责:“不存在社交负担,不存心讨好社会。所以,评什么或不评什么,说好话还是说坏话,一任个人的内心认证。”

  网络文学体现强烈现实意义

  十一圣、夏龙河等六位网络作家成功加冕

  今年,十一圣凭借《单身时代》获得“年度网络作家”(言情类),疯丢子凭借《战起,1938》获得“年度网络作家”(军事类),我是愤怒凭借《全能高手》获得“年度网络作家”(都市类),夏龙河凭借《南明锦衣卫》获得“年度网络作家”(历史类),凝陇凭借《花重锦官城》获得“年度网络作家”(玄幻类),荔箫凭借《盛世妆娘》获得“年度网络作家”(穿越类)。

  山东籍作者夏龙河对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网络作家”感到意外。他表示自己是默默的写作者,能够和这么多杰出的作家登上同一领奖台备感荣幸。

  十一圣称自己在街道办事处工作,与社会打交道很多,对城市的家庭生活、婚姻相对介入不少。谈到获奖作品《单身时代》,十一圣说:“情感是幸福感的核心因素。大都市离婚率居高不下,新一代对结婚的热情在下降,这种矛盾和焦点,从社会学来说有很强烈的现实意义。”

  本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作为本届大奖的文化合作单位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大力支持。

  颁奖典礼之后,4月23日,于坚和谢有顺将围绕 “百年新诗的荣光”对谈,张悦然和双雪涛将共话“童年与文学”,江弱水则会带来一场名为“我们为什么要读诗和小说”的讲座。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诗人、评论家汇聚一堂,畅谈写作、人生,使四月的顺德成为文学之城。

声明:百瑞头条网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如稿件涉及版权/违规举报/商务合作 Email:jieseng999@gmail.com